拿下_作者:许开祯(现代)-天天读书网

拿下

拿下简介:引子  越是平静的海面,越有可能孕育风暴。这话是孟东燃上初中时从书里看到的,没想到,在他后来的仕途生涯中,这话成了一种象征,一种寓言。官场险恶,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恶流翻滚,数次诡异怪秘的权力争斗中,孟东燃差点溺水,有几次眼看就要沉下去,可他最终还是避凶趋吉,抓住最有利的一面,让自己的仕途柳暗花明。数月前,孟东燃再次在竞争中胜出,离开桐江市政府秘书处,来到新的工作岗位,担任桐江市发改委主任。他成了桐江官场的一面镜子,让众多人捧着在那里照自己。  妻子叶小棠却老是盯着他的另一面,认为他阴险、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叶小棠不止一次说,跟你这样的人生活,我怕啊,别人是伴君如伴虎,我叶小棠是伴夫如伴鬼。孟东燃并不跟妻子争辩,波云诡谲的官场,已让他养成了少说话为妙不说话最好的良好习惯,在家也是如此。祸从口出,这个古训他不能不牢记。想想那些叱咤风云的人物,就因为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真话实话大白话,就让人一巴掌打到谷底,永世不得翻身,语言的招祸力实在是太大了。为官者的五官跟正常人的五官不能一样,耳朵要灵,更要失聪。响在暗处的声音,你要及时帮领导听到,而铺天盖地的怨声、怒声,你要学会听不到。领导和领导之间不便被别人听到的话,你就是长着耳朵,也不能让它进去。嘴巴要甜,更要紧。眼睛要灵活,朝上看是一种姿态,朝下看又是另一种姿态,千万别拿它当一回事。鼻子要尖,该闻着的气味,再远你也要闻着,不该闻着的,就是到了鼻子底下,你也得让它感冒鼻塞不通气。总之,你的五官不只对你一人负责,要对全局负责,要对领导的命运负责,领导的命运到了一定时候就是你的命运。家虽是你的,老婆虽然也是你的,但你不是你自己的。  况且,官场奥妙岂是一个女人能看得懂的,叶小棠这种书呆子,看到的永远是一,孟东燃绝不在一处,也不在二处,他在三处甚至四处,深呐。面对叶小棠的冷嘲热讽,孟东燃只能轻轻一笑,依然我行我素,步态老练地进出在人“鬼”之间。  要说叶小棠这话也在理,官场其实就是个半人半鬼的世界,不讲道义不行,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道义,背离了道义,你会变成孤魂,被众人甩开,官场重在借力,你自己上是一种上,踩着别人的肩膀上也是一种上,孟东燃虽不至于卑鄙到踩着别人的肩膀,但他喜欢攀附别人的力量,有那么好的力不借,傻啊。但所有的力量都没白借的,你得付出,付出的过程就是一个讲道义的过程,孟东燃牢牢坚持着这个根本。官场太讲道义也不行,它不是按道义出牌的,官场的美妙和残酷都在一个“牌”上,什么时候出牌,出什么牌,用多大力,用哪张牌去对付别人,成全自己,这都是智慧,也是胆略。关键时候你是要背弃一些的,死守着道义,你会被道义害掉。很教条,也会被看作愚昧。愚昧人是不适合在官场混的,除非你胸无大志,想过那种安安分分的日子。可官场有这种日子么?  “活学活用,适时变通,进退有度,从容自然”是孟东燃给自己制定的十六字进步法则。靠着这十六字法则,他成功地实现了一次次官场突围,目前已是桐江众人关注的实权派单位桐江发改委的一把手了。  孟东燃刚刚四十五岁,四十五岁到此位置,不容易。四十五岁爬此台阶,前程一派美景。  但是风暴接踵而至。  官场风暴都是那种看不到的风暴,看到的都是结局,看不到的才是真正的博弈。结局多的时候是在博弈之后,有时候也不,在博弈之前,或者,一个结局是另一个结局的开始……  桐江最近安静得奇怪。  自从曝出市长赵乃锌受贿事件后,孟东燃就格外小心翼翼。他是常国安曾经的心腹,现在又是赵乃锌身边的红人,赵乃锌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殃及到他。好在受贿风波很快过去了,省纪委调查组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最后宣布,有关赵乃锌接受地产商王某五百万元巨额贿赂的举报纯属子虚乌有,是地产商受人操纵,故意载脏陷害。至于网上风传的赵乃锌跟光华电子老总谢华敏还有其美丽女助手袁亚奇玩“3P”的艳照,以及袁亚奇写的性爱日记,则是一次纯粹的恶搞,PS来的,始作俑者已受到惩罚。不过这事对赵乃锌还是冲击很大,短短两个月内,赵乃锌鬓角的就发白了。  对方已经把手伸到了赵乃锌脖子。这个对方,有人怀疑是桐江老派势力常国安,也有人怀疑是不久前被免去职务的三位局长中的一位,因为那一位的官帽子事实上就是被赵乃锌摘掉的。撤他职的时候,书记潘向明还颇为犹豫了一番,若不是赵乃锌态度强硬,他的官位兴许就保留下了。站着茅坑不拉屎,那我就先请你们把茅坑让开。这话是赵乃锌在一次干部大会上公开讲的,拿茅坑比喻显赫的官位,赵乃锌出言不慎,也激起了桐江一些微词,市委书记潘向明倒是没说什么,呵呵笑了几声,就没了下文。  事件过去两个月了,赵乃锌没丢官,也没像个别人预言的那样被迫离开桐江,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活跃在桐江政治舞台上。不过他的精神面貌的确不如以前,这一点孟东燃能深刻地感受到。  至于热闹的桐江官场为什么会突然寂静下来,孟东燃还没找到缘由,也许是这场金融危机的原因,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打乱了桐江所有人的步伐,一连串的经济事件面前,人们的政治神经便渐渐松懈,注意力全集中到高新产业区那些摇摇欲坠的企业上面去了,就算对企业不关注的人,你也得操心自家的日子,这场危机殃及到的远不只是大小企业,是每一个人。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猜测,怕就怕事情没这么简单,那一波没打倒赵乃锌,有人正在酝酿着新的一波也说不定。  这棵树不能倒,另一棵树也必须全力抓住。  这一个月,孟东燃有意识地加密了往潘向明那边去的步子,跑得勤了,汇报也越来越频繁。一些本不该直接说到潘向明耳朵里的话,现在也开始说。潘向明喜欢听这些,听时微微笑着,嘴上虽不回应什么,但以前对孟东燃拧着的眉头,现在总算是松开了。这是个好兆头。让孟东燃兴奋的是,潘向明前些日子连着让秘书打电话,让孟东燃当他的酒囊。这酒囊不同于那酒囊,这是市委书记的酒,孟东燃喝得过瘾。  这些事赵乃锌并不知道,或者知道了装不知道。先不去管他,孟东燃相信有办法给赵乃锌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就算赵乃锌怪罪,也不至于把关系掰掉,顶多心里不舒服那么几下,以后会有办法让他舒服。  官场的平衡就是在舒服与不舒服间荡来荡去,有时适当制造点别扭,也是一种策略,或者插曲,加了调味品的饭吃起来总是别有味道,孟东燃这方面颇有自信。  问题是梅英替他担心。  梅英昨天跟孟东燃说了一席挺有意味的话。  “往哪边站,你可得想好了,脚一旦迈出去,再往回收,就不由得你了。你玩高难度动作姐支持,绊了腿,摔了跟斗姐却扶不了你。甭到时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两边都掉了链子。”孟东燃笑笑,没正面回答,梅英又说:“一山不容二虎,这是铁律,桐江这两个哥哥都是武林高手,他们玩的那些拳脚,怕是你听都没听过,甭看他们现在笑着,有你叫苦的那一天。”  梅英说的是市长赵乃锌和书记潘向明,表面看,桐江这两位一把手,团结着呢,一唱一和,把桐江演得是风调雨顺。但暗中,两人手上的功夫却没停过,你试探我一脚,我回敬你一拳,然后笑着坐下来,大唱一通和谐。如今官场大都这样,没有斗争的官场不叫官场,斗争太过猛烈的官场又不像官场,观众看着不舒服,上面也不希望你斗个没完没了,你若是动作过大,一张红牌就把你罚下场了。  还好,桐江这两位目前还收敛,或者还没到真正出手的时候。  梅英跟他们两位都熟,尤其潘向明,听说曾经的曾经,潘向明还追求过梅英,非梅英不娶呢,到现在心里好像还搁着那么一层意思。梅英常拿这个取笑潘向明,说潘向明说话不算数,不爷们。潘向明乐呵呵地一笑:“好啊,哪天我再爷们一次,不过话说好了,我要是进攻,你可不能躲避。”
  1. 许开祯《拿下》    [2018-01-26]
  2. 许开祯《拿下》-2    [2018-01-26]
  3. 许开祯《拿下》-3    [2018-01-26]
  4. 许开祯《拿下》-4    [2018-01-26]
  5. 许开祯《拿下》-5    [2018-01-26]
  6. 查看章节目录...
  1. 许开祯《拿下》-13    [2018-01-26]
  2. 许开祯《拿下》-12    [2018-01-26]
  3. 许开祯《拿下》-11    [2018-01-26]
  4. 许开祯《拿下》-10    [2018-01-26]
  5. 许开祯《拿下》-9    [2018-01-26]
  6. 查看章节目录...
喜欢本书的人还喜欢
  • 九朝编年备要
  • 超级圈套
  • 白色城堡
  • 我叫郭德纲
  • 剑双飞_武侠
  • 潜伏
  • 被偷走的那五年
  • 破折神刀_武侠
  • 灼眼的夏娜[第六卷]
  • 天体运行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