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京畿_作者:京夫子(现代)-天天读书网

血色京畿

血色京畿简介:开卷语:一九六○年七月,北京地区进入酷暑季节。夏天是一年赛一年地炎热了。连带城区中心那长串绿色珠玉似的五座海子:什刹前海、什刹后海、北海、中海、南海,似乎没有给四围金碧辉煌、巍巍嵯峨的宫殿建筑带来多少清凉。堤岸上原本苍翠欲滴的绿柳垂杨,也被骄阳流火熏烤得颜色泛白,了无生趣。此时刻,中央领导人都到北戴河海滨避暑去了,在那里游泳、跳舞、听曲,边召集会议,叫做疗养、工作两不误。上有九天,下有九地。全国大饥荒已经持续蔓延了大半年,如同铺天盖地的亿万蝗虫蛇蝎,拚命吮吸着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日渐枯竭的生命汁液。公社社员饿得眼睛发绿,喉咙伸出爪子。党政机关内部简报,各省区均有饥民群起抢劫公家粮库的暴动,不得不命令部队剿灭,以防止出现黄巢、李自成。河南、安徽等地已经出现无人村,甚至发生父食子、兄食妹现象,惨绝天伦。首都北京是为国家门面脸子,情况稍好些。也是居民口粮供应紧缩,副食品几乎从商店货架上绝迹,购买任何生活物品都需要票证:粮有粮票,油有油票,糖有糖票,煤有煤票,布有布票,鞋有鞋票,棉花有棉花票,粉丝有粉丝票,豆腐有豆腐票,奶粉有奶粉票……小至香烟、火柴、肥皂、洗衣粉,大至缝纫机、自行车、收音机等等,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举手投足皆是票。有人统计过,人民政府替人民当家作主,给城乡居民发放的各票证多达一百六十四种。计画经济把人从头到脚、体内体外包括性交生育都计画周详了。铁桶般江山,铁桶般管理。铁桶也有裂缝的时候。一天中午,中南海北门外铁灰色的宫墙下,竟平地一声惊雷,冒出来一桩新中国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反革命大案:一名身着靛蓝色工装的青年女子,双手各举着一块硬纸牌,木雕似地靠墙站着,一块上写着「消灭人民公社!人民公社饿死我叔叔一家六口!」另一块上写着「打倒毛主席!彭德怀万岁!」中南海北墙外的那条街道名曰文津街,平日禁卫森严,有多路公共汽车、无轨电车经过,但不设站。那天有多少路人看到过这名青年女子双手高举着的反革命口号牌?青年女子很快被宫墙外的便衣警卫发现,拎小鸡一般拎进北门去,在接待室拷上手铐,做了简单的讯问、口供笔录:我叫刘桂阳,湖南衡南县人,祖宗三代贫雇农。我本人是共青团员,鲤鱼江火力发电厂运煤车间工人。你来北京,有不有单位证明信?没有。但我有工作证,上面有照片、出生年月、家庭成分、政治面貌等。你们搜出来看,可以打电报到我们工厂去查对。你的同夥哪?他们在哪里?没有同夥,就我一个人,连我爱人都没告诉,凭天地良心来告状。你这叫告状?是不折不扣的现行反革命行为。随你们怎样讲,我反映的是真实情况。你既是贫雇农出身,本人又是工人、共青团员,为什么要跑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门口来干这种不要命的反革命勾当?同志呀,天爷呀!你们住在北京,坐在中央,饱崽不知饿崽饥呀!不知道公社社员吃野菜、树叶,吃观音土……乡下连猫、狗都饿死了,一些人家灭了门,我叔叔全家六口都饿死……。同志呀,天爷呀,我从小没有父母,叔叔婶婶把我养大,送我读初中。一九五六年进电厂当学徒,三年没回老家。心想大跃进、吃公社食堂,他们日子过得好,我就纾心了。去年下半年听讲乡下没吃的,我还不相信。大半年也没有写信。今年五月请假探亲,回老家看望叔叔、婶婶、兄弟姐妹,没想到都得水肿病,吃观音土吃死了呀……。呜呜呜,新社会,饿死贫雇农,造的什么孽呀!我老家那村子,饿死三十几口……,我找到一个堂叔、两个堂妹,他们还没有死,只是偎在火塘边,剩下一口气。堂叔告诉,我叔叔一家六口,都是他拖去埋的,一人一把茅草,连张裹尸身的席子都没有……,堂叔破衣烂衫,和我讲话,只是蹲在地下不起身,我的两个堂妹也蹲在地下不起身。堂叔说,妹子你带有吃的,就留下一点,一家三口动不得身,去山上挖观音土都没有力气……我们也出不得门,没有东西遮下体,遮下体呀,呜呜呜……。同志哥,老天爷!你们要关我、杀我,枪毙打靶,也要听我把话讲完,把话讲完……我带回去四包高价饼乾,只好给了堂叔、堂妹。他们接了饼乾,就当了我的面没命的吃啊,吃啊,四包饼乾,共是六斤,一口气吃光……边吃边灌水。第二天一早,我去辞行。你们猜哪样了?堂叔和两个堂妹,久饿猛吃猛灌水,都胀死了!呜呜呜,我造的哪样孽呀!我哭天喊地,做了杀人凶手呀……,我回到工厂,广播里天天喊三面红旗,大好形势。我什么话都不敢讲,讲了就是反革命。呜呜呜,我晓得凶手是哪个。搞大跃进,办人民公社,吃公共食堂,我们一个村子就饿死三十几口,还有更多的老人小孩在等死……,呜呜呜!我一个贫雇农的后代想不通!一个共青团员想不通!一个电厂女工想不通!我就是要到北京来喊口号,我要打倒人民公社!我要打倒毛主席!我要喊彭德怀万岁!万万岁!在中南海北门接待室,青年女工又哭又闹,戴着手铐还在地下打滚,耍泼,发疯!只好用抹布堵上她的嘴,给她加上脚镣,交北京市公安局去收押。这湖南女子性情刚烈。湖南人从小吃辣椒长大,天不怕地不怕,革命的、反革命的,都是一流角色,顶呱呱。如此重大的反革命案情,新中国开国以来首宗平民女大闹中南海的恶性案件,北门值班室人员不敢相瞒,将讯问口供缮写清楚,作为急件送中央办公厅,转北戴河,报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于百忙中看过,写下六个字:「请少奇同志阅」。正主持中央工作会议的刘少奇看了「口供笔录」,脸色铁青地批下一行字:悲惨,湖南灾情还算轻的,别的省区呢?此件交会议简报组印发。又:全党干部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会议之后,每位领导干部都应深入农村基层,去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载有这份「口供笔录」的会议简报,政治局常委会秘书田家英没有呈送病中的毛泽东主席。整个上半年毛泽东仍在号召「继续跃进」,「全党为一千八百万吨钢、六千亿斤粮食而奋斗」。直到这次中央工作会议前夕,他才勉强承认了全国出现大饥荒的事实。真的死人了吗?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都粮食紧张吗?死了一些人,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但政治局委员的绝大多数,中央委员的绝大多数,都明确无误地向他汇报:有统计数字,各省区的农村人口在成百万、成百万的减少,再不是个别地区的个别情况了。之后,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转差,三天两头犯病,不得不向中央请假治疗,并说自己已经进入迟暮之年,马克思向他招手了。他并多次委托田家英向政治局转达他的意见:在他生病休息期间,由刘少奇同志代理党主席职务。而且少奇同志早在一九四五年他去重庆谈判那次,就代理过了。刘少奇在政治局会议上说:现在代不代理不要紧,要紧的是承认事实,救灾救人,立即调整政策,开放自留地,允许农民种小菜、搞小自由,恢复农村集市,发放救济粮款,发动生产自救。人民公社那些条条框框先放一放吧,谁的面子也顾不上了。既然一名贫雇农的女儿、青年工人都敢到中南海门口来喊冤,老百姓面对饥荒死亡,还怕你关他班房杀他头?你不让人活,人会让你活?逻辑就这么简单。全党同志立即行动,同心同德,千方百计度过饥荒。等到出了黄巢、李自成,就晚了。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之后,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彭真、邓子恢、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等人分头下各地农村调查研究,就地处理灾情。只有毛泽东、林彪两人身体不好,无法下去。毛泽东去了杭州养病,林彪长住苏州养病。
  1. 血色京畿    [2017-11-21]
  2. 血色京畿    [2017-11-23]
  3. 血色京畿-2    [2017-11-21]
  4. 血色京畿-2    [2017-11-23]
  5. 血色京畿-3    [2017-11-21]
  6. 查看章节目录...
  1. 血色京畿-15    [2017-11-21]
  2. 血色京畿-15    [2017-11-23]
  3. 血色京畿-14    [2017-11-21]
  4. 血色京畿-14    [2017-11-23]
  5. 血色京畿-13    [2017-11-21]
  6. 查看章节目录...
喜欢本书的人还喜欢
  • 活出全新的自己
  • 恶魔的彩球歌
  • 必须犯规的游戏
  • 且介亭杂文末编
  • 蔡澜谈倪匡
  • 林肯传
  • 交际与口才全集
  • 武林客栈·日曜卷_武侠
  • 东京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