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非暴力沟通》:天天读书网 非暴力沟通-4

几个月来,这位女士就一直生活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她的头脑中充斥着各种对自己的批评和指责。看到这段对话后,她的朋友又建议她,让心中的那位“职业女性”用非暴力沟通表达自己。
于是,她就用非暴力沟通的四个要求来表达“职业女性”的心声:“为了照顾孩子,我放弃了工作,留在家里(观察);我有点心灰意冷(感受);因为我看重成就感(需要)。我想,我现在可以去找份兼职(请求)。”
接着,她用非暴力沟通的四个要求来表达“负责任的母亲”的心声:“当我想到上班的事情时(观察),我好害怕(感受), 因为我要确保孩子们能得到很好的照顾(需要)。我想,在上班时,我需要一位好保姆来照顾他们。下班后,我还要确保有时间和精力好好陪孩子。”
当这位女士用非暴力沟通的方式说出心里话后,她大大松了一口气。她没有再批评和指责自己,而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感受和。虽然,她还有实际的问题需要处理,例如找个好保姆、寻求先生的支持,但她已经察觉到自己的需要,并能静下心来采取必要的行动。
心灵环保
如果以苛刻的态度对己,我们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通过运用非暴力沟通,我们不再试图分析自己或他人有什么毛病,而是用心去了解我们的需要,这样,我们的内心就会逐渐变得平和。
为了能够更好地照顾自己,一位女士报名参加了一个历时三天的非暴力沟通的研讨班。在活动期间,她发现自己的生活太度有了 明显的改变。她回忆说,在第二天清晨本来时,她头痛得十分厉害。“在过去,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检讨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是否吃了不好的食物?是不是给自己施加了太大的压力?我会盘问自己诸如此类的问题。这一次,在学习非暴力沟通之后,我问自己的问题是,‘我现在需要做什么来缓解头痛’。”
“我坐了起来,做了一些柔和的头部运动。接着,起床到外面走了走,回来后又做了一些别的速与,让自己放松下来。过了一会儿,头没那么痛了。这时,我想了想昨天在研讨班中的经历。我发现,头痛很可能是因为昨天我不怎么留意身体的状态。现在,身体是通过头痛来提醒我‘请留意我的需要’。于是,在接下来两天的研讨班中,我就用心体会身体的状态,并注意调节和放松。这一次的经历提醒我:在头痛时,我可以专注于我的需要。这是我人生的重大突破。”
在另一次研讨班中,有个参加者询问如何在开车时保持良好的心态。这是我很熟悉的问题!由于工作的需要,我过去经常开车前往美国各地。我知道,在开车时,保持良好的心态有多困难。那时,如果有人以我不喜欢的方式开车,我的头脑中常常会冒出以下的想法:“这家伙有毛病!开车都不看路?”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就会想好好教训那些我认为不守规矩的司机。可是,我又没法惩罚他们,于是,就更加恼怒了。
后来,我终于学会了关注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是的,看到他们这样开车,我真的很害怕:我希望,他们在开车时能注意安全。”哇!我感到惊讶的是,只要我不再批评和指责他人,而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我的心情就放松了许多。”
我深受鼓舞,于是,又决定去体会其他司机的感受和需要。在第一次尝试这么做的时候,我就得到了很大的满足。那一次,在我前面的那辆车开得非常慢,它在每个十字路口都会减速。我有点急了,我和自己说:“这车没法开了。”注意到自己的紧张情绪后,我开始体会那辆车的司机可能会有怎样的感受和需要。我觉得,前面的那位司机有点不知所措,希望得到后面司机的谅解。路渐渐宽了,在超车时,我发现那辆车的司机是一位看起来有80岁的老太太。她看上去惊慌失措。我很庆幸,我曾用心去体会她的感受和需要,而没有鸣喇叭或做别的动作来表达我的不悦。
用非暴力沟通代替诊断
许多年前,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我接受了九年的培训,并获得了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不久,我有幸旁听了以色列哲学 家马丁布伯与美国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关于精神疗法的讨论。在讨论中,布伯质疑,如果一个人把自己当作心里医生,他是否还能够有效地帮助他人面对心灵的创伤。布伯当时正在访问美国,他和罗杰斯一起受邀来到一所精神病院进行公开的讨论。旁听的人都是精神病学领域的专业人员。
布伯的观点是,个人的成长是通过与他人的坦诚交流来实现的——在交流中,彼此能够自由地表达内心的软弱。他不相信,这能够存在 于心理医生与其顾客之间。罗杰斯同意,坦诚是个人成长的先决条件。但是,他相信,出色的心理医生能够超越他的身份,来坦诚地与顾客交流。
布伯对此表示怀疑。他认为,只要顾客把自己看作是顾客、把医生 看作是医生,即使医生愿意与顾客真诚地交流,这样的交流实际上还是不可能的。他评论说,顾客预约看病的过程,以及花钱来解决问题,使医生和顾客之间的交流很难不受其身份束缚。
他们的圣诞回答了我长期以来对分离疗法的困惑。在我所接受的教育中,分离补认为是心理分析疗法的金科玉律。根据分离疗法的理论,在心理治疗过程中,医生表达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是十分不专业的,有经验的医生则会采取“冷眼旁观”的态度,在治疗过程中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并避免因个人内心的冲突造成对顾客的伤害——他们就象一面镜子,让顾客充分投射他们的情感,然后,他们会作出诊断。我理解分离疗法的理论。然而,对于保持与来访者情感的距离,我总是觉得不太舒服;此来,我相信,在治疗的过程中,表达个人的感受和需要是有益的。
于是,我开始试着用非暴力沟通的语言来代替医疗术语。我不再根据我所学习的心理学理论来分析来访者的心理特点,而是用心去体会他们的话,并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在开始时,我很担心。我不知道,对我的做法,同行们会有怎样的看法。然而,效果却是非常好,不论是来方者还是我自己,都十分满意 。很快,我就不再有任何顾虑了。在35年后的今天,心理医生在治疗过程中投入自己的情感,已不再被被看作另类了。可是,在那时,我却经常被心理医生的团体邀请去发表演讲和做现场示范。
有一次,我被邀请去演示如何运用非暴力沟通来帮助 处于极度痛苦中的人。地点是在一所精神病院,参加的人很多,都是精神病学领域的专业人员。讲解了一个小时后,他们请我当场会见一个病人,分析她的病情,并提供治疗建议。那是一位29岁的女士,她有3个孩子,我们谈了约半小。在她离开房间之后,负责治疗的几位医生提出 一个问题:“卢森堡博士,请作一下判断。根据你的意见,这位女士是患精神分裂症还是药物性精神障碍?”
我回答说,对于这类问题,我感到不太舒服。我曾在精神病院工作,但从一开始,我就无法将病人归到某种特定的精神病类别中。一些研究报告显示,精神病医生和心理学对那些医学术语也没有一致的意见。这些研究报告还指出,精神医生所就读的学校比病人个人的特点对诊断的结果更具影响力。
我进一步说,即使精神病医生对这些术语的运用具有共识,我也不想用它们,因为我看不出这么做对病人有什么好处。在物理医学领域,病理分析常常可以为治疗指明方向;但我不认为,这种方法适用于所谓的精神病学领域。根据我的经历,在医院的病例讨论会上,医生们要花大部分时间也讨论病人是属于哪种精神病类型。当预定的讨论时间快要结束时,主治医生也许会请求其他人帮助制订医疗计划。然而,这类请求通过会被忽视,因为大多数的人倾向于继续争论。
接着,我向他们解释我的做法。我告诉他们,我不会去分析病人有什么毛病,而是问自己以下的问题:“她现在是什么心情?她有什么需要?和她在一起,我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的心情反映了我怎样的需要?我想请她作出什么决定或采取什么行动,以使她能快乐些?”在回答这样的问题时,我们将会提示自己的内心活动以及个人需要。同作诊断相比,这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深深体会到我们作为人的弱点。
另有一次,我被邀请去讲解如何向精神病人介绍非暴力沟通。参加现场演示的是15位被诊断为慢性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大概有80位旁观者,其中有心理学家、精神病医生、社会工作者,以及修女。在我介绍自己和讲解非暴力沟通的时候,一位病人说了一句似乎与主题无关的话。考虑到他被诊断为慢性精神分裂症,我的第一反应是认为他在胡言乱语。于是,我对他说:“你好像没有听懂我刚才的意思。”
这时候,另一个病人插话说:“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接着,他向我解释那位病 人的话和我刚才对非暴力沟通的介绍有什么关系。听了他的解释,我意识到那位病人的话确实与主题有关。想到自己刚才轻易地将交流中的困难归咎于对方,我感到很难过。我希望,在听不明白的时候,我可以请对方作出解释,例如:“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想知道你的问题和我对非暴力沟通的介绍有什么联系。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除了这个短暂的插曲外,整个过程进行得十分顺利。旁观者对病人的反应感到意外。他们问题我,我是否认为这组病人碰巧是特别合作的病人。我回答说,一旦我不把人当作诊断的,而专注于彼此作为人的感受和需要,人们通常都会有积极的反应。
接着,有参加者说,为了有更多的学习机会,他想请几位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来参加现场演示。于是,之前参加演示的病人和旁听者中的志愿者交换了位置。在接下来的讲解中,我发现我很难向一位精神病医生解释不清楚分析与倾听的区别。只要小组中有人表达自己的感受,他就开始运用精神病学的理论进行分析,而没有用心体会。当他第二次这么做的时候,在旁听席的一位病从大声喊道:“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又在做同样的事情?你是在分析他讲的话,而没有用心体会她的感受!”
通过培养非暴力沟通的意识和技巧,我们就可以在真诚、开放的气氛中与他人进行平等的互动,从而帮助他人摆脱心理的困扰。
————————————————————————
非暴力沟通实例
化解积怨
一位学习非暴力沟通的女士讲述了以下的故事。
那一天,我参加完历时十天的非暴力沟通培训班回到家时,发现艾里斯正在等我。艾里斯是一所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她做这份工作已有25年的时间。我们是在6年前的一次极富挑战性的训练营中认识的。一见面,我就迫不及待地告诉她,我参加非暴力沟通培训的情况。这时,艾里斯说,虽然已经过了6年,但只要一想起那次活动的领队在科罗拉多州对她说的话,她还会愤愤不平。我知道她说的是里芙。里芙热爱自然,能够识别动物的粪便。我还清楚地记着她攀岩时在半空中情景,她的手掌有许多伤痕——那是被绳索割破留下的。她在黑夜中吼叫,在高兴时手舞足蹈,坦率地表达她的感受和想法。艾里斯这里提到的事情是,有一天,里芙对她说:“艾里斯,我真受不了你这样的人,不论何时,你都甜得腻死人。真是个毕恭毕敬的图书管理员!为什么不放下面具,直率一些呢?“
6年来,艾里斯不断地想起里芙的这句放并在心里驳斥她。我们两个人现在都很想看看非暴力沟通对这样的情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于是,由我来扮演里芙的角色。在开始时,我对艾里斯说了里芙的那句话。
艾里斯:(暂不考虑非暴力沟通,她认为里芙在批评和羞辱她。)“你怎么可以这样和我说话?你并不了解我,你也不知道我是怎样的图书管理员!我告诉你,我很认真对待我的工作,我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教育者,和其他老师并没什么不同……”
我:(站在里芙的角度)“听起来,你很生气。你认为在评价别人之前要先有所了解,是吗?”
艾里斯:“当然了!你至少应该知道我在这次训练营中的表现。你看,我现在站在这里,在过去的14天中,我没有被任何困难压倒,我成功了,不是吗?”
我:(继续扮演里芙)“你似乎有些伤心,你希望你所表现的勇气和耐力能够得到肯定,是这样吗?”
我们又说了几句。这时,我发现艾里斯的状态有了一些变化。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得到了别人的理解,他的身体就会有些反应。例如,他可能会放松下来。一般来说,这意识着他已经充分表达他的某种痛苦,可以将注意力转向其他的话题。这样,他就可以进一步表达其他方面的感受和需要。有时,他甚至可以开始关注对方的感受和需要。不过,我注意到,艾里斯现在还处于痛苦中。毕竟 ,由于认为自己受到羞辱,在过去的6年中,她在心里积累了许多怨气。
艾里斯:(在经历了微妙的心理变化后,她立即接着说)“该死!6年前,我就该和她说这番话!”
我:“作为一个朋友)“看来,你很后悔当时没有说出心里话?”
艾里斯:“我就象一个大混蛋!我知道我不是一个‘毕恭毕敬的图书管理员’,但我为什么没有反驳她呢?”
我:“哦,你希望能有足够的勇气表达自己?”
艾里斯:“是的。我真受不了自己!我竟然任她摆布!”
我:“你特别渴望能够主动表达自己?”
艾里斯:“正是。我需要记住这一点!”
艾里斯安静了片刻。接着,她说,她现在可以开始练习非暴力沟通,试着换个角度来理解里芙的话。
我:(扮演里芙)“艾里斯,我真受不了你这样的人,不论何时,你都甜得腻人。真是个毕恭毕敬的图书管理员!为什么不放下面具,直率一些呢?”
艾里斯:(倾听里芙的感受、需要和请求)“哦,里芙,听起来,你有点不耐烦,你不耐烦是因为……因为我……”(这里,艾里斯用到了“因为我”,这意味着她没有去考虑里芙的哪些需要导致了里芙感到不耐烦。也就是说,在非暴力沟通中,你感到不耐烦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你期待我有不同的行为方式。”
这时,我努力把自己放在里芙的角度,来体会里芙到底有怎样的需要。突然,我(作为里芙)意识到我想加深与他人的联系。“联系!我想要的是联系!……我想与你加深联系,艾里斯!你总是那样彬彬有礼,我希望你放开一些,表达你的内心感受!”
在我喊出这段话后,我们两个人都楞住了。艾里斯说:“如果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如果她告诉我她想加深与我的联系……唉!那简直就是在表达爱。”虽然她无法找真正的里芙来核实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通过这段圣诞,艾里斯终于打开了心结。在那以后,在听到不中听的话时,她也开始留意那些话的真正含义。
《非暴力沟通》(爱的语言)——13.表达感激
在赞扬他人时,我们很少揭示内心活动,而把自己放在了裁判的位置。赞扬也常常被人用来实现个人目的。
非暴力沟通鼓励我们充分表达感激。在表达感激时,我们说出:1)对我们有益的行为;2)我们的哪些需要得到了满足;3)我们的需要得到满足后,我们是什么样的心情。
当别人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我们的感激时,我们可以与对方一起庆祝生命的美——即不自大,也不假谦虚。
——————————————————————————————————————————————————
赞扬的动机
“你这分报告写得很好。”
“你很细心。”
“你这人真不错!昨晚开车送我回家。”
赞扬也可能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这听起来似乎很奇怪。不过,请注意:在赞扬他人时,我们很少提示内心活动,而把自己放在了裁判的位置。所以,我认为,赞扬并不总是有助于深化彼此的联系。
在企业做培训时,常有经理人和我说,赞扬他人很管用。他们强调:“研究表明,如果经理赞扬员工,员工就会努力工作。在学校中,也存在同样的情况:如果老师表扬学生,学生就会认真学习。”虽然我也看过这类似的研究报告,但我相信,这类的表扬无法持续地发挥作用。一旦意识到经理和老师赞扬的目的是为了操纵他们,员工和学生很可能就会产生逆反心理。然而,我最担心的是,发现这些赞扬的潜在之后, 们对于由衷的感激也会心存疑虑。
此外,如果我们利用赞扬来施加影响,对方还可能误解我们的意思。
有一幅卡通画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印第安人对另一位说:“看着,我现在用现代心理学来调教马!”接着,他领他的朋友走近他的马,大声地说道:“我的马是整个西部最快、最勇敢的马!”那匹马听后,十分悲伤,喃喃自语:“怎么办呢?我的主人抛弃了我,他买了另一匹整个西部最快、最勇敢的马!”
用非暴力沟通的方式表达感激时,我们只是为了庆祝他人的行为提升了我们的生活品质,而不是想得到任何回报。
非暴力沟通表达感激的方式
非暴力沟通表达感激的方式包含三个部分:
1.对方做了什么事情使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
2.我们有哪些需要得到了满足;
3.我们的心情怎么样?
在表达感激时,这三个部分的先后次序并不重要;有时,我们甚至可以通过微笑或说声“谢谢”来表达这三个部分。然而,如果我们要确保对方能够明白我们的意思,那么,用语言具体地描述这三个部分是值得的。以下是我和一个非暴力沟通研讨班参加者的一段对话。在对旖中,我试图理解他为什么要赞扬我。
参加者:(在研讨会结束后走近我)“马歇尔,你真了不起!”
马歇尔:“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参加者:“为什么呢?”
马歇尔:“在我的一生中,人们用各种各样的话来评价我。这对我并没有多大的帮助。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来理解你的评价。”
参加者:“什么样的信息?”
马歇尔:“首先,我想知道,我做了什么,你认为对你的生活有帮助?”
参加者:“哦,你聪明过人。”
马歇尔:“也许这又是一个评价。我还是不清楚我做了什么对你有益的事情。”
她想了想,然后拿出笔记本,指着其中的两段话说:“就是这两点。你今天在研讨班中提到它们。”
马歇尔:“哦,你很欣赏这两个观点。”
参加者:“是的。”
马歇尔:“听到这两个观点时,你的心情怎么样?”
参加者:“我感觉一阵轻松,对将来更有信心了。”
马歇尔:“现在,我想知道,这两个观点使你什么样的需要得到了满足?”
参加者:“我没法和儿子沟通。他今年18岁了。我一直盼望着能有办法和他沟通,你今天的这两个观点给我很大的启发。”
这样,我就知道了我所做的事情、她的感受以及她的需要。我很高兴自己帮到了她。如果她一开始能够以非暴力沟通的方式表达感激,她也许就会说:“马歇尔,当你提到这两个观点时(让我看她的笔记本),我很欣喜,感到将来有盼头了,我一直在寻找和儿子沟通的办法,这两个观点给我很大的启发。”
接受别人的感激
在听到别人表达对我们的感激时,我们也许会觉得别扭。我们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那么好。我们甚至会担心别人对我们有所帮助——特别是老师或经理试图通过赞扬来提高我们的学习和工作效率。此外,我们还可能担心在将来失去别人的赏识。
生活在商品社会中,我们也许不太习惯单纯地付出与接受。然而,非暴力沟通鼓励我们注意倾听别人所表达的感受:我们做了什么有益的事情,他们有哪些需要得到了 满足,以及这激发了他们怎样的情感。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提升他人的生活品质——这是一个值得铭记在心的事实。
我从我的朋友纳菲滋阿赛里那里学到了如何优雅地接受别人的感激。那时,无论是在巴勒斯坦还是在以色列,举办有双方公民参加的研讨班,安全都是成问题的。于是,我请了一些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来瑞士参加非暴力沟通研讨班。他是其中的一位巴勒斯坦人。在研讨班结束时,纳菲兹走到我面前说:“非暴力沟通对促进我们国家的和平非常有故事,我们苏菲派穆斯林在表达特别的感激时有我们自己的方式,现在我想以这种方式来向你表示感谢。”他用大拇指扣住了我的大拇指,看着我的眼睛,说道:“当我们生活在平静、爱与和谐之中,我们也就融为了一体。”接着,他吻了我的手。
在别人表达感激时,人们通常有两咱截然不同的反应。一种是自我膨胀,相信我们比别人优越;另一种是假谦虚,否定别人的欣赏,耸耸肩说:“哦,这没什么。”纳菲兹帮助我们看到了,我们有别的方式来听取感激。如果我意识到我的能力是生命赋予我的,我就能够同 时避免自我膨胀和假谦虚。
以色列前总理哥达梅厄曾经责备她的一位内阁部长:“不要那么谦虚,因为你没有那么伟大。”当代作家玛丽安威廉森以下的一段话也提醒我不要假谦虚:
“我们最大的恐惧不是我们不够完美,我们最大的恐惧是我们无比强大。我们的光明,而不是我们的黑暗,让我们心存畏惧。你是上帝的孩子。你的小心翼翼帮不了这个世界。缩小自己,好让周围的人在你身边不会觉得不自在,这并不明智。我们生下来就是为了彰显内存的荣光。那不仅存在于某些人,而是存在于每一个人!当我们让自己的光芒闪耀,无意中,我们也允许了他人散发光芒。一旦我们从自我的恐惧中解放出来,我们的存在 ,也会让他人得到解放。”
对感激的渴望
约翰鲍威尔在他的《爱的秘密》一书中讲到,对于没有在父亲活着的时候表达自己的感激,他十分伤心。这激起了我的强烈共鸣。如果无法向那些对我们的一生有极为重要影响的人表达感激,我们会感到多么悲哀啊!
当时,我立即想起我的舅舅朱利叶斯福克斯。在我小时候,他每日都来照顾我外祖母,那时,她已完全瘫痪。他在照顾我外祖母时,总是面带微笑,充满柔情。有些事情,在一个孩子看来,是很烦琐的;但对舅舅来说,照顾我外祖母仿佛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舅舅向我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男子气——从那以后,舅舅的榜样就一直激励着我。
这时,我意识到我从未向舅舅表达过我的感激。当时,他病得很重,濒临死亡。我想和他说出心里话,却又有些犹豫。“我相信,他已经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如果我说出来,也许他会感到尴尬。”当这个想法出现在我的头脑中的,我就已经知道,它并不完全符合事实。我常常假定人们已经知道我的情意,然而,这是想当然。此外,即使人们在听到感激时会感到尴尬,他们也会想听到明确的表达。
想到这里,我还是有些犹豫,我担心语言无法表达出我心底深处的感受。我很快就克服了我的犹豫,虽然语言确实有其局限性,但我相信:“一件值得的事情即使做得不怎么样也是值得的!”
在不久以后的一次家庭聚会中,我坐到了舅舅的旁边,感激的话语从我的心底涌了出来。舅舅很开心,没有丝毫尴尬。那天晚上,我很激动,回家后还写了首诗寄给他。舅舅在三周后去世了。我后来得知,舅舅每天都请人读那首诗给他听。
后记
我曾经问舅舅 为什么他能那么 体贴人。他很高兴听到这个问题同,想了想,然后回答说:“因为我有很好的老师。”于是,我就问:“你的老师是些什么人呢?”他接着说:“你外祖母就是我最好的老师。你和她生活在一起时,她已经病得很重了,所以,你不太了解她过去的生活。不知道你母亲是否告诉过你,在大萧条时期,有人上裁缝师傅失去了工作和房子,你外祖母请他一家四口搬过来和她一起住了三年?”我知道这个事情。当母亲第一次提起时,我十分惊讶,因为外祖母的房子很小,她有九个孩子,我无法想象她怎么安置裁缝一家。
朱利叶斯舅舅又提到了其他 几件事情。我告诉他,我在小时候就听过这些故事了。接着,他问我:“那你妈妈和你说过耶稣的故事吗?”
“谁?”
“耶稣。”
“没有,她没和我提起过。”
这个故事是舅舅在列前给我留下的珍贵礼物。有一天,有个人来到外祖母家的后门讨要食物。这是很平常的事情。虽然外祖母很穷,但邻居们都知道,她会给每个乞讨的人食物。这位先生蓄着,头发杂乱蓬松,衣裳破旧,脖子上用绳子挂着一个小树枝编成的十字架。外祖母请他到厨房吃东西,在他吃饭的时候,他询问他的名字。
“我名叫耶稣。”他回答说。
”你姓什么呢?”
“我是主耶稣。”(外祖母的英语并不太好。我的另一位舅舅伊西 多后来告诉我,在他走进厨房的时候,外祖母对他说“这是主先生。”)
接着,外祖母又问他住在哪里。
“我没有家。”
“哦,那你今晚准备住在哪里?天很冷。”
“我不知道。”
“那你愿意住在这里吗?”
他住了七年。
外祖母的话语总是那样的亲切。她并没有去想这位先生的过去。如果她那样做,也许她认为他是个疯子并赶他走。恰恰相反,她想到的是人们的感受和需要。如果他们饥饿,就给他们食物;如果他们没有住处,就给他们提供睡觉的地方。
外祖母生来就是一个非暴力语言的使用者。她喜欢跳舞,我妈妈记得她常说:“如果你还会跳舞,你就不要行走。”所以,我用一首怀念外祖母的歌来作为本书的结尾。
有一天,一位名叫耶稣的人,来到外祖母家的门前。
他要一点食物,她给了他许多 。
他说他是主耶稣,她没有找罗马核实。他住了七年,就像许多 没有家的游浪汉。
她用她犹太人的方式,告诉我耶稣的教诲。
用这种可贵的方式,告诉我耶稣的教诲。那是:
“给饱的人食物,给患病的人医药,然后注意休息。当你还能跳舞的时候,不要行走,让你的家成为充满爱的地方。”
她用她犹太人的方式,告诉我耶稣的教诲。用这种可贵的方式,告诉我耶稣的教诲。
——————————————————————————————————————————————————
附:非暴力沟通模式
1.诚实地表达自己,而不批评、指责
1)观察 我所观察(看、听、回忆、想)到的有助于(或无助于)我的福祉的具体行为:“当我(看、听、想到我看到的/听到的……”
2)感受 对于这些行为,我有什么样的感受(情感而非思想):“我感到……”
3)需要 什么样的需要或价值(而非偏好或某种具体的行为)导致我那样的感受:“因为我需要/看重……”
4)请求 清楚地请求(而非命令)那些能丰富我生命的具体行为:“你是否愿意……”
2.关切地倾听他人,而不解读为批评或指责
1)观察 你所观察(看、听、回忆、想)到的有助于(或无助于)你的福祉的具体行为:“当你(看、听、想到我看到的/听到的……”
2)感受 对于这些行为,你有什么样的感受(情感而非思想):“你感到……”
3)需要 什么样的需要或价值(而非偏好或某种具体的行为)导致你那样的感受:“因为你需要/看重……”
4)请求 清楚地请求(而非命令)那些能丰富你生命的具体行为:“你是否愿意……”
————————————————————————————————————————————————————
编后记
藉由这本书,依稀间遥望到梦寐以求的美丽新世界。
并且知道,生活永远等待人们以一己之身去领略生命的美和神奇。
以书为缘,因缘际会。
感谢阮胤华颇费良苦用心的翻译。
感谢12位小朋友绚烂本真的画作。
感谢胡春秀女士、彭蕊先生的大力支持,他们是画插图的小朋友的指导老师。
感谢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与我们一同分享<非暴力沟通>。
每时每刻,生活和爱的艺术就在我们的心中、脚下,让我们一道去实现!
编者
2008年12月21日
————————————————————————————————————————————————————
PS:
全书全部录完。因边阅读边盲打并没校对,错字错词会有很多。熟悉五笔输入法的朋友遇到不通文词时可以五笔输入法的规律找到正确的字词。
马歇尔以一本书的篇幅,不厌其烦地介绍非暴力沟通的模式:观察——感受——需要——请求。而这个模式正好契合情商的基本内容:1.区分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能力;2.调节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能力;3.运用情绪信息去引导思维的能力。所以,不妨把非暴力沟通做为情商练习课程来学习,如果你想做一个善解人意和己意的人,就从尝试非暴力沟通开始吧。
我有拖延症,并不是因为忙碌。时间越多反而更容易拖延,因为我认为我有充足的时间,结果是我的手上却积累了很多没完成的事情。我希望能有所改变,笔录本书是想以“每天第一件事要做最重要的事情”的方式来治疗我的拖延症。这段时间以来,每天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本书的PDF,开始阅读和录入,有事做时就放下,不勉强也不急于完成,只在每天的第一时间来做这件事。如此,这本书终于没有成为又一本未读完的书。改变,带来快乐。
上一章加入书签最后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